新股发行体制改革、新经济、退市、期货等资本市场关键领域的举措成为了两会“热词”,种种迹象显示,在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下,加大对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的支持力度成为了资本市场的战略方向,这将为建设资本市场强国注入正能量。

在这一过程中,深化多层次资本市场改革也将成为A股市场发展的主线。多位市场人士表示,站在新起点资本市场改革要再深化,开放要再扩大,只有以高水平开放推动高质量发展,资本市场才能在经济发展中发挥更大作用。

“新经济”将通过

资本市场不断壮大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涉及资本市场的内容有,提高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比重;支持优质创新型企业上市融资;深化多层次资本市场改革,推动债券、期货市场发展。字数不多但高度概括,充满新意,对资本市场改革发展工作指明了方向。

其中,关于“多层次资本市场”的表述已连续6年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从2013年、2014年的“加快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到2015年的“加强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建设”,到2016年的“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再到2017年和今年的“深化多层次资本市场改革”。相关表述逐次递进,这表明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大格局已经确立,工作的重点将放在完善机制、优化结构、可持续发展上。

目前,我国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主要包括主板(含中小板)、创业板、新三板、区域股权市场和券商柜台市场(OTC)。截至3月8日,A股上市公司共计3499家,其中主板约1800余家,中小板909家,创业板720家,总市值56.94万亿元,居全球第二位,仅次于美国;新三板挂牌公司11621家,其中做市转让1311家,总市值31918.63亿元。区域股权市场主要有天津、上海、前海等39家股权交易中心,挂牌企业达到76851家,其中前海股权交易中心挂牌企业13244家,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挂牌企业9685家。

新时代证券副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指出,无论从数量还是规模上,我国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大格局已经确立,工作的重点将放在完善机制、优化结构、可持续发展上。

潘向东建议,在机制方面,需通过上市公司发行制度改革,提高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透明度,强化我国多元化资本市场在引导资源配置、推动新经济发展、优化经济结构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加强新三板、区域性股权市场等和主板市场的对接。

在结构方面,大力发展债券市场,积极推动期货与衍生品市场的健康发展,积极做好原油等商品期货的挂牌工作,加快更多商品期货、期权产品的创新,稳步扩大“保险+期货”、“保险+期权”试点。在可持续发展方面,加强多元化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水平,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经营范围限制,放宽或取消银行、证券、基金管理、期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等外资股比限制。

在增强资本市场服务新经济方面,上交所、深交所、港交所纷纷向“独角兽”、“新经济”企业伸出“橄榄枝”。百度、网易、今日头条、58同城等互联网公司也都积极表态愿意回归A股或者选择国内市场上市。目前从证监会到国务院都在力促股票市场融资,包括将创业投资、天使投资税收优惠政策试点范围扩大到全国,对新兴高科技企业开辟上市绿色通道等。

工银瑞信相关负责人指出,鼓励创新型企业上市融资,有利于改变A股蓝筹股企业行业分布不均衡,周期性企业和传统企业占比过大的现状;有利于支持创新强国建设,也为投资人提供了更加便捷透明的退出方式,从而有助于一级市场融资,带动一级市场的股权投资热情,为股权融资,包括债转股、产业基金、上市以及非上市股权融资等方式带来历史性发展机遇。

一方面可以支持新经济产业的发展,不断增强经济创新力和竞争力,另一方面,也可以将一些优质创新型企业留在国内资本市场,提高资本市场投资价值,促进资本市场发展。

多项改革措施在路上

机构改革也是两会期间的重大措施,国泰君安研究所全球首席经济学家花长春认为,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成立、银监会保监会的合并,将加强中央各金融监管机构,以及中央与地方监管机构之间的统一性、协调性,既有助于进行穿透式监管,加强金融监管力度,补齐监管短板,又可完善宏观审慎监管理念,降低系统性金融风险发生概率,减少社会成本。金融业大监管的实施将利好我国资本市场长期良性发展。

在资本市场对外方面,十八大以来,坚持引进来与走出去相结合的方针,我国资本市场已经进入对外开放的新阶段。但是,资本市场的对外开放仍存在不少门槛和限制,其中,金融市场在境内外市场规则、制度差异、“通道式”的开放模式等方面仍有待改善。

花长春建议短期内可尽快放开对外资机构持股比例、设立形式、业务范围等限制,中长期应注重培育开放、包容、与国际接轨的金融市场,营造公平、透明、可预期的营商环境和法制环境。不过,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同时,要注意把握金融开放的节奏和力度,既要“跑得快”,也要“走得稳”,确保监管能力与对外开放水平相适应。

工银瑞信相关负责人也认为,随着欧洲、日本、新兴市场经济和货币政策越来越趋近美国,美元持续升值的逻辑不再成立,未来资本将回流新兴市场以谋求更高的资本回报率。我国在新兴市场中经济体量和经济增速都具有比较优势,将成为承接回流资金的主要国家,人民币价值的资产面临一轮新的重估。

花长春指出,规范发展成为近两年来资本市场各主体的发展重任。全面从严监管,微观层面的各类乱象也得到有效的清理整顿,但仍存在一些套利、市场定价失准、资金脱实向虚等问题,这就需要资本市场更加保持耐心和定力,在制度建设上更多考虑压缩价差空间、完善定价机制、强化公平交易,同时分行业进行窗口指导和规范,引导资金流向实体经济最需要的地方。无论是落实稳中求进的工作基调,还是践行服务实体经济的改革任务,未来资本市场制度建设都要坚持稳加速,切实加大发行质量审核力度,保持IPO常态化,规范和支持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完善退市制度,加大退市力度,充分发挥好资本市场的功能。


2018年03月19日

证监会与沪深交易所:合力扎牢投资者“保护网”
新华社:中国证券业对外开放步履不停 面对竞争要有底气练内功

上一篇

下一篇

资本市场强化服务实体经济能力 多项改革措施在路上

添加时间:

来源:证券时报